在表弟的帮助下,我投资开了一家速食店,我的艳遇也就是由此而来的。我学会了打扮,也开始想女人了。还好我虽然上了年纪,但英俊的相貌,健壮的身体和成熟的男人味儿一点不减当年。 我因为入狱早,所以直到现在还是个真正的处男。也有些女人主动找我,可我都看不上她们!我喜欢的是青春气很浓的文静女孩,也许您认为我是在白日做梦……可是直到我遇到她…… 她叫吴雪,今年18岁,我喜欢叫她雪儿,她是今年的高考应届生,在等通知,临时在我店里打工。 真是人如其名:她有像雪一样的肌肤,白皙而细腻;她更有像圣女一样的气质:文静而矫媚;她有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,粉面桃腮,一双标准的丹凤眼,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蒙,彷佛弯着一汪秋水。淡淡的秀眉,性感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。 身高足有1.70米修长健美的双腿让我总产生遐想,一身普通的店服穿在她的身上,一样鲜艳靓丽,白色的纯棉T恤。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,黑色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,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,白嫩的大腿光裸着。 一双白色的软皮鞋,小巧玲珑。一股青春健康的气息弥漫全身。雪儿身上独特丰满的韵味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醉的诱惑力。 我发现雪儿也常常地偷偷看我,眼神中有一丝不易被人查觉的爱幕之情,我经常在午後休息的时侯,把她叫到我办公室聊天。经过一个月的来往和接触,我才知道她父亲死的早,从小就缺少父爱,当她一见到我时就有种莫明奇妙的亲切感,有时还有性的冲动。听後我很开心。 一天早上我见雪儿很高兴的样子,问她时,她神秘地对我笑笑说休息时再讲给我听。在我的办公室我才从她口中得知:她被清华大学录取了,我也替她高兴,并答应包下她上学的所有费用。她感激地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吻了一下,然後红着脸跑开了。我的心一阵狂跳……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 到晚上下班的时候,我开车送她回家,在她家楼下我说:「明天晚上我请你到我家中做客,咱们一起庆祝你考上了大学好吗?」 「好,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。」她柔柔地回答我…… 「是什麽惊喜?」 「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……」 「我也有惊喜给你!」我说。 到了第二天,一天无话,晚上,雪儿和我一起回到我的家 「啊……潘伯(她一向这麽叫我)你的家可真漂亮呀!」 「是吗?你喜欢就常来,回头我给你配把钥匙,给你留个房间。」 「雪儿我为你准备了一桌好菜,吃完了我带你参观每个房间好吗?」 「好吧!」 我们一起来到餐厅,我启开红酒,我们边吃边聊…… 一会儿,一大瓶红酒喝光了……雪儿的小脸也红仆仆的,煞是好看…… 「雪儿……来看看我给你买得是什麽?」 「啊……笔记本电脑,嗯……是我送给你的。」 「真的吗?傻孩子,当然是真的啦……」 「潘伯这个牌子的要一万多呢?」 「别说一万,就是十万我也给你买。只要你喜欢?」 「我喜欢……谢谢你!」 「哎……」我说,「你不是也要送给我惊喜吗?我看你是空着手来的,惊喜在哪呀?」 「想知道?啊……你跟我来!你先带我看看你的卧室……」 「这间就是!」 见雪儿来到我的卧室,斜躺在床上,一只白嫩纤细的葱葱玉手托着香腮,另一只则斜搭在丰润的大腿上…… 雪儿今天好像精心地打扮了一番,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紧身薄毛衣,是前面带拉锁的,更衬托出她那与18岁年龄不太相符的巨乳。别看乳房又圆又大,但却没有一丝下垂感,向上骄傲的耸立着,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。下身穿一件深红色短裙,裸露着两条光滑,白嫩的大腿,没穿袜子,脚上还是穿着她平时最喜欢穿的一双白色的软皮鞋…… 我看呆了,看傻了。 雪儿矫滴滴地对我说:「我把我自己送给你……好吗?」 「好……好……是真的吗?」 这时她来到我面前,伸出双臂搂住我的脖子,张开那性感的嘴唇,含羞地吐出香舌,一阵阵少女特有的体香沁入我的肺腹,传遍我的全身,刺激着我身上每一根神经。 她那滑滑的嫩舌在我发干的唇上舔着,我一张嘴,香舌向泥鳅般滑向我口中,在里边和我的舌头不期而遇,她一边用舌尖挑逗我的舌头,一边将她口中甜香的唾液,渡入我的口中。 我们的两条舌头一会在我口中一会在她口中相互缠绕,一会儿深吻,一会儿浅吻,一会儿我舔她的唇,弄得我们的唾液拉出条条细丝…… 她的双手不停地轻轻抚摸我的头发,我搂着她细嫩腰肢的大手,也向下滑向雪儿圆圆鼓鼓的翘臀,我隔着短裙在她的屁股蛋儿上揉捏抚摸,我感觉她的脸儿更加红得发烫,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抚摸我的手也改为紧紧抓住我的头发。我知道她已开始发情,运用从色情光碟上学的招数,我撩开她的短裙下摆,把手伸了进去按在她肉感十足的肥臀上。 我感觉她的小内裤又薄又软,由於内裤又紧又小,我的手被阻挡在了外面,我轻轻地拍着那两瓣儿嫩肉,雪儿的臀部也随着节奏轻轻地摇动…… 我的嘴唇脱离了她的嘴唇,吻上她小巧的耳朵,先用舌头添着它,连耳朵眼儿也不放过,又含住耳垂儿轻咬细舔,弄得那里湿湿的。 我听说那是很多女孩的性感区……果然不假,雪儿被我吻得身体越来越软,自己已站不住,完全靠在我的身上,仰着头,长长的秀发像瀑布一样散落,嘴中则发出含糊不清的低吟。 「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恩……恩……潘伯,我好热好难受……伯伯你的小雪儿不行了。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哦哦哦哦哦……」 我见时机差不多了,抱起她柔软的身体轻轻地放到了我大大的床上,自己也跟着伏身下去想好好欣赏她的春情,她也用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幸福地看着我。她的小脸儿绯红,嘴角还残留着我的口水沫,额头和鼻尖儿都沁出汗珠。 见我贪婪的注视着她,她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,毕竟是才18岁的姑娘。 「伯伯,我爱你,你爱雪儿吗?」 「我的好雪儿,我会用行动来回答你的!」 我拉开她毛衣前面的拉锁,她也配合我把它脱掉。里面是白色纯棉胸罩,胸罩很小,根本遮不住那两团白肉,有一个乳头还顽皮地裸在外面,由於胸罩的约束,在两峰之间有一深深的乳沟,像一道山谷。 我咽了口唾液,稳住「砰……砰……」乱跳的心,颤抖着双手伸向胸罩。她弓起上身让我便於行动,很快在她背後找到胸罩的挂勾,随着它的脱落,一对洁白浑圆的大乳房「扑」的一声蹦了出来,在我眼前随着她的呼吸而左摇右摆。 那大大的乳房洁白,细腻,像两个大白瓷碗扣在那里,顶端有两个大大的乳头,红得像两粒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新鲜樱桃,呈少女独有的粉红色,上边还有一个小坑,那是将来喂养儿女的。她的乳晕像铜钱般大小,呈深红色。再向下是雪白的腹部和细细的小蛮腰,小巧漂亮的肚脐。 我除去那阻碍我视线的短裙,露出我刚刚摸到的小内裤,也是白色纯棉的,很薄,很小,但由於她的臀部又圆又大,所以内裤深深地勒在那一小片神秘的地方,鼓鼓的阴阜位於中央,两边有细细的绒毛不老实地钻了出来,想看看这大千世界。两条玉腿白晰,丰润。小腿光洁细腻,脚上的鞋子不知何时已脱掉,露出白嫩整洁的小脚丫…… 我低吼一声,「哦……受不了啦,」我忙乱地脱掉衣服,只着一条黑色内裤扑向了这个既白皙漂亮,又性感丰满的少女。我用双手捧着她的一只乳房,掌心一压,小红枣般的乳头便向上挤凸起来,鼓得高高的,鲜嫩得惹人垂涎欲滴。 我一口含住她的乳头轻轻地吻着,直吻到它涨大发硬,再用舌尖在上面用力地舔,又用牙齿轻咬,双掌夹着乳房左右搓弄,直把她撩到春情难耐,细腰扭来扭去,满面通红,呼吸急速,鼻孔直喷热气。我一边用同样方法再进攻另一只乳房,雪儿随着我的玩弄不停地呻吟。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恩……恩……呀……」 两个大白馒头在我的刺激下也发生了变化,乳房涨圆的像两个大皮球,散发着阵阵乳香,在我眼前晃来晃去。这时的雪儿则完全被我征服,已沉醉在浓浓的性慾之中。 我继续进攻——嘴唇一路向下,在她大腿根部狂舔,又隔着内裤舔吻她小丘似的阴阜。那里早就湿淋淋的一片了,薄薄的内裤被她渗出的粘粘的淫液浸透了一片。我用手指勾住内裤的边缘把它脱了下来,一直脱到雪儿的脚踝处,她顺势把腿一甩,小内裤便掉下床外。 她弓起两腿,向外分开,把漂亮迷人的小穴对着我。那是一幅令人难以忘怀的美丽图画,两条滑不溜秋的细长美腿向外伸张,轻轻抖动,夹在中间尽头的是一个白如羊脂的饱满阴户。 阴阜上长着乌黑而又柔软的曲毛,被我呼出的热气吹得像平原上的小草,歪向一旁;拱得高高的大阴唇随着大腿的撑开,被带得向两边半张,露出鲜艳夺目的两片小阴唇,阴道口有些小嫩皮,望上去像重门叠户的仙洞;阴蒂特别不同,头部大得连四周的管状嫩皮也包不住,像一个小龟头般向外凸出,玲玲珑珑得像一颗红豆,在我眼前绽放…… 我不禁低下头,轻吻起她的阴部。用我的舌头分开那卷曲的阴毛,顶开那厚厚的阴唇,一股少女下体的清香冲进了我的鼻腔,令我心醉。我首先把小阴唇仔细舔一遍,再把其中一片儿含到嘴里,用牙齿轻咬,再叼着往外拉长,随即一松口,阴唇「卜」的一声弹回原处。 我又用同样的方式轮流来对付两片阴唇,一对嫩皮被我弄得此起彼落,「劈叭、劈叭」连声响。少女哪里还忍得住,淫水便越流越多。用我的舌头轻轻舔着那暗红的阴蒂,轻轻抖动,那颗小红豆早已勃得发硬,整个浅红色的嫩头全裸露在外面,闪着亮光,刺激地雪儿全身滚烫,浑身不停地颤抖,口中已不由地又发出呻吟:「啊啊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往深点好伯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」 我的舌头慢慢探进雪儿的阴道,急促地抖动,进出……粗糙的舌苔刺激着雪儿嫩嫩的阴道,她的叫声越来越大,猛然,两条玉腿紧紧夹住了我的头,一股热热的粘液喷入喷我的口中……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真舒服……我完了。」我知道雪儿的第一次高潮来了。 雪儿稍微休息了一会儿,用陶醉的眼神看着我粗大的阴茎,伸出纤细的玉手到我胯下,用玉手轻轻抚摸着我勃起的阴茎,五指箍着阴茎套个不停。我感觉到包皮被她捋上捋下,磨擦得龟头爽到不可开交,阴茎越勃越硬,坚实得像条铁棍,龟头硕大无比,又涨又圆,像个小乒乓球。 此时的她,粉脸通红,眼光迷离,抬起头,妩媚地看着我:「伯伯你的可真大,真粗啊!我又快受不了了……」说着低下头,轻轻用双唇含住我的阴茎,伸出舌头慢慢地刮着我的马眼儿。立刻一阵快感涌上来,我的阴茎包在一个温暖,湿热的地方,涨得更大、更粗了。 雪儿开始用她那性感无比的小嘴套弄起来,每一次都是那麽地用力,那麽地深入,我也越来越临近高潮,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…… 「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我的美人儿,我的宝贝儿,我的小仙女,我的小妖精……」 我的呻吟刺激着她,套弄地更加起劲,甚至让我的阴茎一次次地深入到她的喉咙里,她也兴奋地一双嫩手抱住我的臀部到处乱摸,最後乾脆紧紧搂住我的双胯,使劲往她脸部拉着,鼻腔中发出阵阵令我魂荡的呻吟。 「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 我再也忍不住了,从她口中拔出阴茎,压到她的身上。我低头看着,雪儿玉脸通红,红唇大张,吐出火热的香气,两眼射出难耐渴望的神情。她双脚盘住我的腰部,肥臀拚命地耸动着,我知道她已经又受不了,於是双手捧着肥臀,将大龟头对准她湿润的洞口,用力一铤而进。 「唧——」的一声,整个阴茎一气呵成地便全根尽没,雪儿的子宫颈被我的龟头猛地一撞,全身酸了一酸,不禁「唉唷!」一声叫喊,抱着我的腰连颤几下,嘴里呢呢喃喃地无病呻吟:「啊……啊……好痒啊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 我用力地挺动着臀部,粗大的阴茎在她的洞中出出进进。 「啊!我的好雪儿,你的小穴可真紧啊!」 「啊,真舒服……」 「是吗,那你就好好操我吧!」 这麽文静的女孩能说出这麽淫的话,我就更加兴奋了。胯使劲地向上顶着,以便我更能深入到雪儿的花心,她也用力地屁股前後左右地磨动,洞口一层层的嫩皮裹着阴茎,也跟随着套弄一张一闭,龟头好像被一张又暖又湿的小嘴不停地吮吸着。但见阴茎粗壮雄伟,插在小小的阴户里,把它撑得鼓鼓的,没有一丝缝隙,滴滴淫水从缝中溢出,慢慢地往会阴流去,然後流到屁股下的床单上。 「伯伯……嗯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我……我快……快要死了……」 「啪叽啪叽……啪滋噗滋」大阴茎在阴道里抽动时,发出美妙的声音。 雪儿反应更加强裂,两腿紧夹我的腰,使劲向下用着力,媚眼如丝,口中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,舔舐着微张的樱唇,双手揉搓着雪白的巨乳,诱人的媚态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…… 「好伯伯,快点嘛?用力操……你的鸡巴真好,快快……」 雪儿大声的呻吟刺激着我使劲干着,看着我的阴茎在她那粉红的肉洞中进进出出,每一下都把她那阴唇带得翻出来,并带出不少的淫水,并伴以「扑哧、扑哧」的响声。我忍不住地两手抱紧她的细腰,使劲往我这拉,阴部碰撞发出「啪啪」的声音。 「啊,受不了了,快点,好伯伯,我不行了,要死了,快,快,我愿让你操我一辈子,好伯伯,快点啊……」 我一阵猛操,直操得雪儿两眼翻白。 「我出来了……」随着她的一声低嚎,一股热热的阴水喷到我的龟头上,我立刻也到了高潮,一道浓热的精液倾巢而出,直射向她阴道深处…… 「啊……哦……」 我们双双达到高潮。